00小说网开通专题小说页,目前开通总裁小说 豪门小说 校园小说 更多小说专题访问顶部菜单。
九九公子

九九公子个人资料

九九公子的作品

  • 这一年,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亲自提亲,点名要孙媳妇:傅夜七。 结婚2年,因为丈夫不肯归国,夫妻一共见过1次,直到第3个结婚纪念日。 他第一次知道,自己的妻子竟国色天香,但…… “给自己丈夫下药?”他鹰眸一眯,凉薄中一丝探究:“对自己没信心?” 那一夜抵死缠绵。第二夜,第三夜直到丢盔弃甲,深中蛊毒,只是他的深情始终不真切。 以为她永远走不进他心里时,他却说:“若我中过她人的毒,你就是唯一的解药。” 【片段】 雨夜,他彻夜未归,她等来的是失望。一早开门,是他醉意醺醺的脸。 “你说,娶我是奶奶的意思,现在,我还你自由。”她说得冷静,决然。 他试图挽留,扣着她的纤腕却只字未吐,只拧眉盯着她手里的离婚协议。 【片段】 “傅夜七,你是还了我自由,却偷了我一样东西。”他说得淡薄而笃定:“现在,给你两个选择:要么,回到我身边,我替你摆平傅家;要么,选第一个。” 懂她对傅家的恨,所以知她无路可逃。 可她居然风轻云淡的一句‘再说’打发他? 【转妻奴】 得知她为别人披上嫁衣,他扔下天价项目,疾风掠返,不顾身份的去砸场子。 “傅夜七,这辈子你只能是我沐寒声的人!” 尊贵的他,风尘仆仆,眼眶泛红,终究卸下霸道:“夜七,不斗了,好么?我认输。” 【包子篇】 某奶娃看着电视里解析骗术若有所思:“爹地,怎么防被骗?” 某男一听,脸色恢恢,手往围裙擦了擦,冷声:“问你母上大人!” 奶娃嘟嘟嘴:“也对!爹地当年就是被妈咪骗得团团转,新娘、伴娘都分不清就砸场子……” 某男一瞪,奶娃嘻嘻笑着,蹒跚的往阳台那抹慵懒的女子怀里钻,不忘得意的朝某男吐舌。 —— “妈咪,爹地为什么每晚都打你?”某宝一脸愁绪,满是心疼。 夜七看了一眼胸口痕迹,嘴角抽了抽,见某男看好戏的脸,泰然自若:“因为爹地喜欢妈咪!” 奶娃顿悟:“那我可以打蓝叔叔家妹妹了?我最喜欢她了!” “咳咳!”她差点一口水背过去,一脸冷汗,听着某男满是‘孺子可教’的意味,对着他儿子:“可以,等槿儿要再长大点,专‘打’蓝妹妹!”说完一勾唇,谁让她爹当年跟他抢老婆!现在轮到他女儿被我儿子俘虏! </div>
  • 这一年,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亲自提亲,点名要孙媳妇:傅夜七。 结婚2年,因为丈夫不肯归国,夫妻一共见过1次,直到第3个结婚纪念日。 他第一次知道,自己的妻子竟国色天香,但…… “给自己丈夫下药?”他鹰眸一眯,凉薄中一丝探究:“对自己没信心?” 那一夜抵死缠绵。第二夜,第三夜直到丢盔弃甲,深中蛊毒,只是他的深情始终不真切。 以为她永远走不进他心里时,他却说:“若我中过她人的毒,你就是唯一的解药。” 【片段】 雨夜,他彻夜未归,她等来的是失望。一早开门,是他醉意醺醺的脸。 “你说,娶我是奶奶的意思,现在,我还你自由。”她说得冷静,决然。 他试图挽留,扣着她的纤腕却只字未吐,只拧眉盯着她手里的离婚协议。 【片段】 “傅夜七,你是还了我自由,却偷了我一样东西。”他说得淡薄而笃定:“现在,给你两个选择:要么,回到我身边,我替你摆平傅家;要么,选第一个。” 懂她对傅家的恨,所以知她无路可逃。 可她居然风轻云淡的一句‘再说’打发他? 【转妻奴】 得知她为别人披上嫁衣,他扔下天价项目,疾风掠返,不顾身份的去砸场子。 “傅夜七,这辈子你只能是我沐寒声的人!” 尊贵的他,风尘仆仆,眼眶泛红,终究卸下霸道:“夜七,不斗了,好么?我认输。” 【包子篇】 某奶娃看着电视里解析骗术若有所思:“爹地,怎么防被骗?” 某男一听,脸色恢恢,手往围裙擦了擦,冷声:“问你母上大人!” 奶娃嘟嘟嘴:“也对!爹地当年就是被妈咪骗得团团转,新娘、伴娘都分不清就砸场子……” 某男一瞪,奶娃嘻嘻笑着,蹒跚的往阳台那抹慵懒的女子怀里钻,不忘得意的朝某男吐舌。 —— “妈咪,爹地为什么每晚都打你?”某宝一脸愁绪,满是心疼。 夜七看了一眼胸口痕迹,嘴角抽了抽,见某男看好戏的脸,泰然自若:“因为爹地喜欢妈咪!” 奶娃顿悟:“那我可以打蓝叔叔家妹妹了?我最喜欢她了!” “咳咳!”她差点一口水背过去,一脸冷汗,听着某男满是‘孺子可教’的意味,对着他儿子:“可以,等槿儿要再长大点,专‘打’蓝妹妹!”说完一勾唇,谁让她爹当年跟他抢老婆!现在轮到他女儿被我儿子俘虏! </div>
  • “顾吻安,听听你这名,但凡见面,不吻不安生?”彼时,他嗓音慵懒,眼神狷郁。 她以名媛的高贵优雅扬名,以新晋女导演的才华让人拜服,她的乖更是名媛圈典范。 男人矜贵薄唇一扯,“十八岁就秘密纹身也叫乖?”在他眼里,她是含苞的妖姬,恣意张扬的美被她温凉的外表掩盖。 人知他双腿残废,不知他在政商界只手遮天;顾家一夜荼蘼,为家族利益她不惜算计、诱敌深入嫁给他,被称瞎子配残废,绝配。 她沁凉一笑,潜了无数男星的香艳绯闻依旧泛滥,男人一向眉峰低敛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 经年证明,她嫁他,没瞎。他也不残,甚至从头到尾精心算计的人是他,‘算计’了她一生。 【关于腿】 在数次传言顾吻安潜规则男明星他置之不理后,某一晚她带了无数淤青回家,男人幽眸犀利,终于忍无可忍将她扔进床褥,称霸战场。 “你……腿没废?”婚后这么久,她首次意识到了什么。 他轻吐烟圈,嗓音沙哑,餍足而邪肆,“一共三条腿,你说的哪条?” 除了名字,他的一切似乎都是秘密。 【关于婚】 她蓦然闯进SUK会议室,惊艳的脸冰清愠怒。 “他当初出轨都是你设计的,是不是!” 男人幽眸低垂,深眸谋漾着危险,“所以,想回头找前任,把我变成前夫?” 顾吻安不可置信,“是不是顾氏衰败也是你的设计?” 他终究唇片凉薄一动,“真瞧得起我。” “论卑鄙阴狠,谁能比过你?!” 向来知道她的倨傲雷厉,没想到她真打算把他变成前夫。 【关于娃】 国际影视节,被评为终身成就金奖的女导演缺席。 她被堵在卫生间角落,对他见之即怒。 男人只薄唇微勾:“闺女在肚子里还乖么?” 她震惊的盯着他。 他淡然转身,一身剪裁考究的西装上台代领,那张清贵棱角迷人无数,一句另类致辞“感谢评委认可,她可以安心生宝宝了。”更令现场沸腾。 【关于讨好】 尊贵的男人好容易做了个蛋糕捧到她面前,她只瞥一眼:“蛋糕,我只喜欢做,不吃。” 做?男人勾唇:“嗯,我也喜欢……跟你。” 【关于撩妹】 十五岁的宫池大小姐对刚归国的沐司彦表白,却得来一句:“本少要求不高,既要有脸、还要有胸。” 胸部发育堪忧的宫池大小姐哭着给爹告状,池公子一听这话立马冲到沐司彦跟前,“混小子,老子教你这话拒绝女人,你拿来欺负我女儿!” 沐司彦惊,“她就是?——我娶!” 谁让他在她一岁时夺了初吻?要是不娶,老沐非揍扁他。 ——

小说相关作者推荐